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老崔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背景:
阅读新闻

夏溪花木市场:花木行情很不一样 今年生意还不到去年的1/3——商户感叹:“连我们自己都没想到会寡淡到这种地步”

阅读: [字体: ]
 往年这个季节去夏溪花木市场,每个花铺门口都是人来车往,老板忙得几乎没空招呼你。昨日看到的夏溪花木市场却处处透着股冷清的味道,花铺里的老板娘不是宅在店里上网,就是去隔壁家串门聊天。“生意难做”已经不是一两家花铺的口头禅了,一位经营了10年的花木经济人说,今年的生意不到去年的1/3,“连我们自己都没想到会寡淡到这种地步。”


  对花农老吴来说,眼下最迷茫的,是今后该种什么


  70岁的老吴是夏溪甘荡村的村民,和老伴两人守着2.5亩的地,种了10来年的苗木。他的地里种植的大多是红花榉木、石楠球、金边黄杨之类的小苗,这些苗,今后主要是用于构建绿化色块或者用于道路两边的绿化带上。按照以往,这些小苗能为他带来一年2万多元的收入,只是今年,情况有些不同了。


  “没人要。原来红花榉木、金叶女贞、红叶石楠至少能卖到五六毛一株的,大一点的红花榉木可以卖到1.2元一株的。现在,一两毛能有人收,就已经很不错了。”老吴估摸着,今年的收成也只有万把块左右了。


  让老吴弄不懂的是,“往年也都是跟着人家种种的,哪个品种卖得俏,下一年就跟着人家种一些,可从没有像今年这样淡的行情,好像种什么都卖不出价。”老吴说,儿子也种了3亩苗木地,销售情况同样不好,村上的种植户眼下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处于产业链的最底端,老吴体验着市场带来的最细微的变化,却弄不懂整个产业的脉搏与走向。对老吴来说,眼下最迷茫的,是今后该种什么。


  原本卖得比肉还贵的草,现在只能卖出青菜的价格,这一波低谷还要持续多久,花木经纪人自己也吃不准


  和普通从业者相比,在花木行业经营了10来年的经纪人史国方要“懂行”得多。从2000年开始接单,到现在拥有200亩的种植基地,史国方一直挺顺的,2010年还获得“全国十大花木经纪人”的称号。“行情最好的,要数2005年~2006年这一阶段,市场上每天都挤满了排队等着发货的车辆,私家车压根就开不进来。”最疯的时候,史国方一天要发4车货,他回忆,“那几年,国内的城市建设飞速发展,涌现出一大批基建项目,我们这里发出去的苗木,大多是用于道路绿化、市政工程配套以及园林建设等方面的。”另外,房产市场的繁荣也使得中高档苗木非常紧俏,“很多苗木都是发往上海、北京、苏州等地的新建小区。”即便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史国方和市场上诸多花木经纪人的生意也未受冲击,“借着奥运会和世博会在国内举办的机会,承接了大量北京、上海、苏南等地的单子,大多用于改善城市环境。”


  今年这样的局面,是史国方始料未及的,他指着店门口一种地被植物介绍,“去年玉玲珑(矮麦冬)的价格还在16元/斤,比猪肉还贵,今年一下跌到了3元/斤,快和青菜价格差不多了。”


  其实史国方心里清楚,随着国内城市大建设的脚步趋缓,总有一天,以苗木生意为主的本土花木产业要迎来一个低谷或调整期。史国方没有想到的是,全球经济低糜使得这一天这么早到来。目前这一波低谷还要持续多久,史国方自己也吃不准。


  眼下销量未受影响的,只有一些种植精品苗木、精品盆景和经营鲜花的商户了


  除了经营绿杨花店,王永康现有150亩的苗木基地,在朋友圈中,他是为数不多的未受影响的花木企业老板。“好几年前,我就不再种植和经营普通苗木了,现在除了经营鲜切花,最主要的是种植和经营精品苗木。”王永康的苗木基地里,不乏价格数十万或上百万的景观大树、大树盆景。“这些景观大树本就瞄准的高端市场,一般不用于工程配套,因此受大众市场的影响较小。另外,大树资源越来越少,价格只会稳步上涨。”


  这一点,在史国方的店里也得到了印证,“受影响最小的就是樱花、紫薇、鸡爪槭、海棠等中高端苗木生意了,尤其是生长年代久一些,杆径和冠径都不小的精品苗木,销量还是和往年差不多。”史国方准备,今年还要调整一些产品,他的基地里还有近40亩地没有种上苗木产品,史国方还是希望能觅一两个高端产品回来种植,“今后,精品苗木,是一个趋势。”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