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我爱君子兰

阅读: [字体: ]

邵先生

  我第一次认识君子兰的时候,是在 1981 年。当时,父亲在大连的一位朋友远道而来送了他一盆君子兰,这盆花叶子很长、很绿,当年冬天似乎就开花了,花是倒挂金钟型的。在父亲的引导下,我据此写了一篇赞美君子兰的小作文,还得到了老师的表扬,其中心思想无非是她不畏严寒像革命志士一样坚贞不屈了。不过,以后的事实证明我这篇文章犯了偷梁换柱的错误。
必须承认,直到今天我也不能说我会养君子兰,更何况当时呢。这盆花几年也不曾换过一回土,更不用说施什么水肥了。但她叶子越长越壮,越长越长,到后来几乎有我原先居住小屋窗台的大半宽;花呢,每年春节前后都会开,给节日里添了不少喜庆的色彩,记忆中她有一年还开了两次呢。
我是从何时、又是怎样开始喜欢上君子兰呢?我现在也想不清楚。在我漫长的养花史中,也许就在初见她的那一刻就喜欢上她了。在我的城市生活中,她是我见过和养过的第一种花,这就像人的初恋,无论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开始和结束,印象总是令人深刻的。初恋往往从幻觉或错觉开始,我对君子兰的喜欢是从一种错觉开始。
范姓女孩当然不是我的初恋,但却是我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印象自然是深刻的。她的父亲很喜欢君子兰,他应该是我养君子兰的第一个启蒙老师。所以,我喜欢君子兰,除了“初恋”情结外,还可能有“爱屋及乌”的因素。记得她父亲有一次从南湖公园花五十元买了一棵还是两棵(时间久记不清了)君子兰幼苗,我在他没在时往里浇了一点水,很不幸她们夭折了,她父亲心疼得要死。我还从他那里拿过君子兰种子,在家里试着繁殖的一颗后来还开了花,可是当爱随风而逝的时候,我把她送给父亲了,不知最后死在哪里了,我不愿问及,以免勾起伤心往事。
1988 年上大学后,业余时间多起来,加之家离八一公园很近,没事的时候,遛遛达达的我总去那里看鱼,顺道看看花。那时,正是沈阳君子兰卖得正火的时候,公园靠北的一块很大的空地儿每到周日,到处都是卖君子兰的人。那时,对于君子兰的株型、叶子的刚性、头型、颜色、脉纹、细腻度、长宽比等几乎一无所知,但就看人家养的君子兰“横看一把扇侧看一条线”,就已被深深陶醉。我最初就是从这时候陆陆续续往家里买君子兰,掀起养兰的第一个高潮。起先,是买小苗(也买过一次种子),根据从卖兰人那里问的一知半解,精心伺养,不过没有一棵长成好模样的,有时还弄巧成拙。有一次我曾用奇臭无比的原汁豆肥直接浇花,其后果可想而知。
1992 年参加工作后,按理说,手头的银子多了,应该立马掀起第二个养兰高潮,但是没有。起先是工作很累,然后是工作不顺心,再后来是顺心了但工作却更累,哪有那份闲情逸致。 1998 年到现单位以来,工作终于稳定下来,一颗蛰服的的心终于苏醒过来,这时才发现我的心始终未曾远离过君子兰。有时上班的路上,看路旁有卖君子兰的,都会停下车挑上两盆。慢慢地,家里的花儿满了,就把家里养得不好的花移到单位去;单位的花儿满了,再挑些差的送给别的部门,在差中挑些好的送给父亲。这时,开始懂得追赶养君子兰的潮流了。再看那盆“倒挂金钟”,虽然长得气势磅礴,但和君子兰短叶新品种相比,简直是五大三粗,加之那时要搬新家了,也没有合适的地方放,狠狠心把她挪到外面的平房顶上。冬天来了,这一回她没有“不畏严寒像革命志士一样坚贞不屈” ......
真正掀起第二个养兰高潮是从前两年开始。起因是这样:新婚一年来,生活幸福,闲情顿生,不过那时对养君子兰有点心灰意冷,以我二十年的兰龄,把单位的一盆盆君子兰养得东倒西歪,宽窄不一,长短不齐,使我养兰的积极性和热情受到极大的打击。我的更多心思转移到养热带鱼上。原先单位边上有卖鱼食的,市场治理后没了,只得每天绕远到南湖公园边上的一条小胡同里的市场去买鱼食,没想到这里却向展示了一个君子兰新天地。在这里,我遇见了养君子兰的第二个启蒙老师——“铁路张”。
这个市场卖君子兰的不少,去秋今春以来,曾经有越聚越多之势,只是后来这里市场又治理了,人又少了下来。不管卖兰人多少,“铁路张”的花总有他的独到之处。在我看来,“青筋黄地”这一点那个市场别人很少有人能达到他的境界。他有一盆“珍珠”,叶子虽有一点长,但在“青筋黄地”这一点上可谓达到极致,“日”字型的麻坑里真的能放下一粒小豆。我终于又悟到自已养不好君子兰的原因了:养功再好,如果品种不行,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更何况自已养功不行呢!
在第二个养君子兰高潮中,我主攻“铁路张”,但也注意兼收并蓄。只要有可能,我每天清早都要从那个市场穿过,一天不去身上像少了些什么 ...... 从“铁路张”身上我第一次超过百元买盆君子兰,光“珍珠”苗子连芽子我就买了三颗。我去过他的家,去过他的花窖,在一次次奉献银子的过程中,当然也学到了些近于巫术的养花经,其中最莫名其妙的一条,是用白毛嗑而不能用黑毛嗑作固体肥!
由“铁路张”我又去过“川张”的花窖,还在北市露天花市见过“赵花布”和长春那边来的名家的花,我发现绝大部分卖花人大致都有这样的特点,就是有意或无意扬地贬低别人拨高自已。我就是在他们的互相贬低和拨高自已的过程中,很快地又买满了一窗台的君子兰 ...... 花的品种越来越紧跟潮流,养功也大有提高,别人见了都夸我的花养得好,只有自已心里清楚:离养好的标准还差得很远 ...... 心里又在盘算着,把哪盆花送人呢?好腾出地方,再 ......
我有时甚至想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像我这么理性的人,中了什么君子兰邪呢?我母亲对我喜欢君子兰百思不得其解:不就那么两片叶子吗?有什么看头?凭什么这么贵(这还是我没敢告诉她真实的价格)?妻子也常对我说:我并不反对你买君子兰,只是你把现在的养好了,咱再买还不行吗?还有兰友对我讲:百把来块钱能买到什么好花呢?莫不如一下子多花些钱买那么一、两盆,利利整整地养着,也免得最后弄了一堆垃圾兰 ......
他们的疑问、规劝、忠告,正击在我的病根之处。我早已过了初恋年纪,也即将幸福地做爸爸了。看样子,再用“初恋情节”或“爱屋及乌”之类的理由,来解释这个问题有点说不过去了。我曾向妻子讲,如果我们买了大房子,我会向“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石光荣学习,并更进一步,在自家屋里整个菜园子,保证全家能够吃上绿色食品 ......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是个玩笑,但利用自家阳台建一个小君子兰花窖则是一定要实现的理想了!为此,我必须找出充足的理由通过“褚琴”这一关,顺便也证明一下我确实没病或病得实在有道理。
的确,君子兰就是那么两片叶子交替地长着,但实在是变幻无穷啊!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君子兰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位艾姓卖兰人对我讲:大学你可以毕业,但养君子兰一辈子都毕业不了。我深以为然,看似简简单单的叶子里,蕴藏着却是不尽的道理。从叶面鉴别君子兰优劣就至少有六条标准,有谁敢说他养过的花完全符合这些标准呢?于是你期待着下片长出的叶子会更完美,生活在对希望的憧憬中一天天度过,生命中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君子兰体现的是一种简约之美,我以为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但简约不是简单。中国一代代养兰人追求的就是叶片的美,花倒在比较次要的地位,这真是一个比较有趣的文化现象。我上过国外的君子兰网站,见那上面的君子兰绝大绝大部分都是尖长尖长的叶子,且长得肆无忌惮,张牙舞爪,用我们品兰的标准,大致连垃圾兰都算不上。但他们在花方面的特长我们又怎么能比呢?我猜想,有多少养兰人想培育出色彩缤纷的国兰啊!国兰的特点犹如国人,总体的形象气质是内敛,洋兰则恰恰相反,处处透着张扬和热烈的生命气息!二者如果真能取长补短,将会迸发出多么绚烂的光彩!这将很难很难,但我想一定会有养兰人在做这样的尝试。我由衷地钦佩一代代养兰人为追求君子兰的美所做的孜孜不倦的努力。国人常讲托物言志,在君子兰简约的形式美中,承载着多少现实生活中难以实现的美好愿望!不过,形式的美在我看来并不重要,在养兰的过程中和君子兰一起体会生命的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一切不过是个形式!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有以上认识,并不妨碍我对见过的每一株好花蠢蠢欲动,想据为已有。这无可厚非,自私是人之本性,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就象你在街上遇见美眉,本能产生“恨不相逢未嫁时”,实属正常,只是千万别丧失理性 ......

  我爱君子兰 ......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老崔
相关新闻       君子兰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7)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7 楼
* 殷钥 发表于 2016-11-3 18:37:38
这就是必须好
第 6 楼
* 潇洒泽泽 发表于 2014-3-4 18:55:54
好啊,必须好
第 5 楼
* 杨武林额 发表于 2011-4-5 18:27:43
理解哈
第 4 楼
* 朱弘农 发表于 2011-6-21 11:51:13
第 3 楼
* 朱芷萱 发表于 2011-6-21 13:09:14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写得很很很很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