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冬季的君子兰

阅读: [字体: ]

 气温俄然降低,让冬季君子兰猝不及防地降临到台州这个小城。

  前几日走在街上,午后的暖阳落在身上,一点点不觉得时节已悄然变换到了冬季君子兰。路旁边四季常青的巨大树木,亦不能体会秋的萧条与寒凉。模糊间,还认为夏天并未走远,不曾想一转眼,冬季君子兰就来到了眼前。

这儿的气候即是如此,春秋时刻短,夏日绵长,冬季君子兰来得让人来不及期望。

  气温是跟着一场降雨而俄然降低的,连日的阴雨,据说是受了新一季飓风“海燕”的影响。本年的气候有些失常,从前都是八九月才会飓风暴虐,如今都已十一月了,竟然还有飓风构成。

  所幸的是,本年虽阅历了几场飓风,但都未对台州形成太大的影响。最严峻的那次,也即是把店楼顶的广告布吹破了罢了,从头做了一张,比本来的色彩更亮丽。

  飓风过境,日子照旧幽静安定,四季景色如常。平平中的源源不断,亦是一种柔软的恩慈。

  韶光虽凉薄,却并不算残暴,应心存感念。

  连着几日的雨水,让前几日买的那把新雨伞派上了用场。粉红色的伞面,周围包裹着花边,花边上是色彩各异的花朵,一朵又一朵,开了满满一圈。

  撑起它走在细细的雨丝里,稍微一抬头,春天就到了眼前。紧接着,那吹进伞下的北风似乎也带了几分暖意。

  有些花纷歧定要开在春天里,只需能开到心上,即是最秀丽的花了。

  无关种类,不管真假,跟时节无关,只与心境有染。

  

『二』

  早上出门,还没走到那个路口,停在路旁边的那辆人力车便掉头向我驶过来。

  在这儿住了三个多月,每天的这个时刻,我都会呈如今这个路口坐车。那个车夫载了我数次之后,便已然知晓于心。所以每天都会等在这儿,从后视镜看到我的呈现,不必招手,就会自动朝我的方向赶过来。

  所以如今每天出门之前,我不必再忧虑会由于一时拦不到车而耽误了时刻,那么也就代表着,我可以安定多享用几分钟的睡觉。这关于喜爱赖床的我来说,不亚于一项绝好的福利。特别是到了日渐冰冷的冬季君子兰里,早晨被窝里的温暖,实在是不忍抛弃的美好。

  坐上车,不需言语,车子便驶向我上班的当地。

  若是哪天我想吃早餐了,便只需说一句,师傅,我今日要买早餐。那师傅便会换另一条稍远一点的道路,将车子在我喜爱的那家早餐铺子门口停下,等我买好早餐之后,再把我送到店里。车费是固定的五块钱,我都会提早预备好,到了当地递给他,也有了不需言语的默契。

  车夫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微胖,情绪温文,表情和蔼。我从没和他多说过一句话。对他的知道仅限于这辆人力车是大红色。

  下班回家会通过一座桥,若是不是下雨天,便会有一辆大货车停在桥上,满满一车厢的生果。黄橙橙的橘子,红彤彤的苹果,脆生生的冬枣,大而圆的石榴……

  货车上的生果质量和卖相并不比超市和小店里的差,可是报价却廉价挨近三分之一,所以首次发现了这个货车之后,我的生果便没有到另外当地买过。

  老板也是个四十岁左右微胖的男人,性情爽快,买了几回他的生果之后,便已然熟识的姿态,每次都很热络。

  还记得那次买了几斤苹果之后,他送了我一颗大大的石榴,表皮有少许的破损,可是能看到里边红彤彤的果肉,水分很足。大约是觉得把欠好的东西送给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吧,他一边把石榴往我的袋子里塞,一边重复说,没坏,里边是好的,别看它欠美观,保准甜。我笑着说了好几声谢谢,他才憨笑着不再解说。

  最终由于我忘掉吃了,那颗石榴仍是放坏了。丢进垃圾桶的时分,心里非常的内疚。

  有时分通过那座桥的时分,即即是不买生果,那老板远远地看见我,也会显露一个大大的笑脸。爽快的声响穿透夜的凉薄,抵达我的耳膜,下班了?

  嗯,下班了。

  我简短地回答一声,淡淡地显露一个笑。

  不需要做任何的逗留,行走的方向也未曾改动,可是这简简单单的对话,却让我接下来的一段路,不再那么清凉与孑立。

  谁说陌生人之间就只能是冷酷呢?最少我在这个渐冷的冬季君子兰里,从两个陌生人身上,感触到了一份温暖与结壮。

  

『三』

  

  我怕冷,气候稍微冷一点就会手脚冰凉,跟着年纪的增加更甚。但,我又偏偏出生在腊月里,所以每年一到冬季君子兰,又会有一番异样的情愫漾在心尖。

  我的生日是阴历小年,小时分,弟弟小妹老说妈妈偏疼,将我生在了这么好的一个日子。他们俩的生日都是十月份,尽管妈妈也是不会忘掉,可是出门在外的爸爸,却是不会由于这个而特地回家的。地点的城市尽管不算很悠远,可是忘返几百元的车费关于那时的家里来说,亦是笔不小的开支。

  也只要我的生日,每次都是一家团圆的了。

  老家人的习气是,每到挨近年关,不管地点的城市有多远,都必须要赶回家,跟家人一同过个团团圆圆的年。有钱没钱,回家春节。这是老家人常说的一句话。春节回家,已然成了家乡人不需要提示的约好。

  从小到大,每年不到我生日那天,爸爸便现已从千里之外的城市回到了家,一家五口一同,一边忙着预备年货,一边数着日子盼着年三十儿的到来。

  老家的习俗是小年这天要开端祭祖,好酒好菜自是少不了,而那些祭拜过祖先的酒菜,最终天然成了小年夜餐桌上的甘旨。弟弟小妹的生日,最多也就煮两个鸡蛋,或是煮一碗面,上面放两个煎蛋。妈妈总说,就大丫头最有吃的运气了,生在这么好的日子,不给她吃好的都不可。所以每次过生日,弟弟小妹总会用仰慕的目光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自个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

  如今由于工作性质的缘由,现已有五六个年没有在家里过了,至于生日,就更是如此。

  还记得首次在外面过生日那年,跟兄弟们玩得很振奋,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分,才想起给家里打电话。是爸爸接的,没说几句他就说,跟你妈说几句吧,你妈在屋里烧菜,我去喊她。过了好久,电话里传来妈妈的声响,她在电话那头问,你跟你爸说了啥,双眼红得跟兔子似得。

  那一刹那间,我的愉快心境刹那间被决堤的泪水吞没。

  本年年初出门的时分,爸爸就再三告知,不管怎样,你们三个本年都给我回家春节。跟着咱们姐弟年岁的增加,爸爸妈妈对一家五口聚会的期盼如同越来越热切。我心里也很明白,到了咱们都各自成家的时分,想要一家人像小时分相同在一同过个年,恐怕是很难很难了。所以爸爸这么说的时分,我没有犹疑就容许了。

  如今冬季君子兰到了,距离实现许诺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这样想着,心上便泛起柔软的暖意。

 

『四』

  冬取半个“终”字,冬季君子兰来了,这一年也就挨近了结尾。

  而跟着年关将近,那份离家的游子心境,亦像“终”字另一半的那根丝线,无声无息地缠绕在心尖上。有时,会在跟家人的某通电话里,听到乡音从悠远的另一头传来的那一刻,泛滥成灾。

  天冷了,出门要多穿点衣裳,晚上不要处处乱跑,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每次跟爸爸妈妈通电话,这些话他们都会说一遍。从我首次单独出远门的那年起,年复一年,从未改动。

  我没有自动打电话的习气,简直每次都是爸爸妈妈打给我。而他们在无数次责怪我不给他们打电话却一直未见成效之后,最终总算百般无奈地抛弃了对我的改造。

  每隔一段时刻,接听到他们从另一个城市打来的电话,成了我心中一个温暖的期盼。随同而来的,即是每逢有两次电话之间距离的时刻长一点,心底生出淡淡的丢失和欣然。

  这大约即是我不喜爱打电话的缘由了吧,任何的东西一旦成了习气,便有了难以舍弃的眷恋。我不喜爱被依靠的感受,也不具备让他人依靠我的才能。我的记忆欠好,不喜爱把日子划分红一段段以时刻为单位的囚牢。我怕会由于自个的忽略,让对方绝望。不许诺,就永久不会丢失。

  身边的许多兄弟每隔一个星期乃至几天的时刻,就会给家人打一次电话,汇报工作和日子近况。我只会在接到对方电话问询的时分,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我挺好的,全部都好,便再无话。

  更多的时分,他们不再问我有没有遇到啥不顺心的事,由于他们知道,不管发作啥事,我都不会跟他们倾吐。没有遇到过太大的费事,小的小事,大都可以自行处理,不必给他们徒增烦恼。可以自个处理的工作,历来不会费事他人,这是我一向以来的习气。爸爸妈妈不是他人的领域,但不想让他们徒增烦恼的心,比他人更甚。

  所以每次电话里所说的内容便有些原封不动。

  天冷了,多穿些衣裳。

  嗯。

  晚上太晚了不要出门,外面不安全。

  嗯。你们也是,多买点喜爱吃的,不要总是那么省。

  咱们不必你忧虑。

  嗯。买几件厚衣裳,那儿比这边冷。

  知道,咱们知道照看自个。

  ……

  有时挂了电话我会想,若是年月也能像这些对话相同经年不变,一直都是开始的姿态,那该是多么温暖的美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老崔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